​国台酒业“关联交易依赖症”:大股东旗下企业斥巨资采购、拉经销商入股推动业绩增长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1-01-13 09:45

  

中国网财经12月31日讯(记者 李静)随着“酱酒热”逐步升温,越来越多的酱香酒企盯上了“酱酒第二股”的名头。习酒因背靠茅台,主动放弃了上市之路,郎酒和国台酒业早已展开贴身肉搏,相继递交招股书,而“酱酒第二股”的宝座花落谁家尚未可知。

同样出自茅台镇的国台酒业近年来一直在努力“对标茅台”,但业内人士表示,国台酒业无论从品质还是市场份额,距离茅台尚有“十万八千里”的距离,在追逐茅台的路上,国台酒业可谓煞费苦心,但努力通过各种手段“刷业绩”冲刺IPO的国台酒业,近来却遭遇到了众多质疑。

业绩增长依赖关联交易

招股书显示,国台酒业主要生产酱香白酒,以国台国标酒、国台十五年和国台龙酒等品牌,主打高端市场,辅以国台酱酒、国台好礼和国台国礼坛酒等品牌,服务中高端市场。此次IPO,国台酒业拟募集资金25亿元,将分别投入于年产65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(20亿元)和补充流动资金项目(5亿元)。

公开数据显示,国台酒业2017、2018、2019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.73亿元、11.76亿元、18.88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0.47亿元、2.40亿元、4.11亿元。仅三年间国台酒业净利润即从0.47亿元,增至4.1亿元,增幅近10倍。

然而国台酒业近几年销售业绩飞速增长,却被业内人士指为“依靠股东完成的关联交易”,存在“虚假繁荣”的嫌疑。

据了解,国台酒业的经销商大部分是自己的股东。招股书显示,2017年至2019年间,国台酒业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1.11亿元、2亿元、2.42亿元,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9.45%、17.01%、12.8%。

而公司最大的关联交易方——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(下称:天津帝泊洱),则是国台酒业实控人之一吴迺峰所控制的企业。

蹊跷的是,就在国台酒业公开提交ipo申请之际,天津帝泊洱却似乎在努力抹去存在的痕迹——该公司于2020年5月25日申请简易注销。

天眼查显示,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3月,注册资本500万元人民币,法人代表为国台酒业实控人之一的吴迺峰(天士力集团董事局主席闫希军之妻)。

在从2017到2019的三年间,天津帝泊洱对国台酒业的采购额分别为3641.08万元、4816.56万元、4661.46万元,占同期关联交易总额的比例分别高达71%、70.55%、57.9%,占国台酒业营收比例则分别占到6.36%、4.09%、2.47%。

另外,闫希军控制下的另一家企业天津天士力医药商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天士力医药)在国台酒业关联方交易中,排名第二位。

天眼查显示,天士力医药设立于2011年8月,注册资本1190万元,法人代表为闫希军之子闫凯境,该公司由A股上市公司天士力100%控股。

2017年,国台酒业对天士力医药的销售额为66万元;2018年,其对天士力医药的销售额增至1398.99万元,涨了20倍多。

国台酒业招股书显示,上市发行前,国台酒业实际控制人为闫希军、吴迺峰、闫凯境和李畇慧四人,其中闫希军、吴迺峰为夫妻关系,闫凯境和李畇慧为夫妻关系,闫希军、吴迺峰、闫凯境为父子及母子关系,四人合计持有国台酒业84%股权。

某业内人士分析表示,闫希军控制的企业不仅数量多,且收入规模大,这些企业联合起来不断购买国台酒业的产品,不仅能帮助国台酒业消化库存,还能推动其收入增长,待到国台酒业上市成功,所有采购花销的现金,就会几倍几十倍的转化为上市公司市值,所以这个关联交易是十分划算的买卖。

经销商入股拼凑业绩

招股书显示,国台酒业主要通过经销商渠道销售,该公司签约的经销商数量分别达到318家、428家、799家。

而除了代理经销关系外,国台酒业还与众多经销商有着“更紧密”的联系。

招股书显示,2018年2月至4月,国台酒业进行第五次增资,新增注册资本7029.3万元由“金创合伙”、“共创合伙”和“合创合伙”三家新股东以货币方式出资,而国台酒业的102家经销商通过集体入股这三家股东,间接持股国台酒业。据招股书解释,持股名单为102家经销商的实际控制人、主要经营管理人员或亲属。

利益捆绑之下,主要参股经销商的采购额节节攀升。报告期内,国台酒业向前述102家持股经销商销售白酒产品的金额,分别为2.72亿元、5.46亿元、6.05亿元,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8.36%、46.84及32.35%。

除了间接持股外,国台酒业的一些经销商大户还直接参股国台酒业。近两年冲刺进入到国台酒业第二大客户的广东粤强酒业有限公司(下称“粤强酒业”)及其关联方成为具有代表性持股经销商之一。

招股书显示,2018年2月和4月,国台酒业两度增资之时,粤强酒业合计出资3600万元入股,其中360万元作为新增注册资本,其余3240万元计入资本公积,换得国台酒业1.19%股权。2019年7月,国台酒业对整体股东转增股本,股本变更后,粤强酒业持有435.74万股,持股比例保持1.19%不变。

参股经销商粤强酒业的采购额也逐年递增,2018年、2019年相继贡献出4481.50万元、7163.73的销售额,并跻身为国台酒业当期的第二大客户。

销售费用高企 负债率居高不下

据了解,国台酒业连续三年在央视等媒体平台投入重金进行广告宣传,此外还在机场、高铁站、高速口、城市LED屏、写字楼和小区广告牌等位置投放广告。

随之而来的是企业销售费用不断攀升,据招股书显示,2016-2019年,国台酒业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.03亿元、2.37亿元和4.47亿元,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8.27%、20.33%和23.88%。

此外,报告期内,国台酒业的存货余额分别为11亿元、12.13亿元、13.85亿元,占当期流动资产比例分别高达56.35%、62.56%、52.30%。同期,该公司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仅为0.16次/年、0.27次/年、0.36次/年。

持续的支出让国台酒业的负债率居高不下。

据招股书显示,为加快自身建设发展,国台酒业通过银行借款等方式实现了较大规模融资。2017年-2019年,国台酒业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6.71%、58.3%、61.1%,远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均值31%。

截至2019年底,国台酒业的有息负债余额为18.17亿元,占总资产的37%,资产负债率已达到61.10%。随着借款的陆续到期,公司偿债支出增大,现金流将出现一定的压力。截至2019年末,国台酒业货币资金为10.22亿元,相比于有息负债,还存在8亿元的缺口。

据悉,上述主要有息负债将在未来3年内陆续到期偿付。国台酒业称,大规模的有息负债一方面加大了公司的财务费用负担,降低了公司的整体盈利能力;另一方面随着借款陆续到期,公司的偿债支出将逐步增大,公司的现金流规模也将被一定程度削弱。

( 作者:李静编辑:郭帅 )


Powered by 咸宁市土雁电子企业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